首页
 >> 科技人才 >> 院士风采
专访朱清时:当妥协最多的校长因为理想高
信息来源:新浪 2014/11/6 发布日期:2014-11-17 访问次数: 字号:[ ]

作者:闵云霄 杨箬洵

    回到秋高气爽的合肥,朱清时本应进入退休状态,但这位68岁的老人,还在为南方科技大学忙碌着。

    “除了要配合做好最后的审计工作,还要等待校董事会对我5年的工作做一个考评。”11月4日,朱清时在电话中向新浪网介绍了他离开深圳后的情况,“新校长的人选还没有公示,回来一个多月,主要就是整理在南科大的一些材料。”

    从“光杆司令”到千余师生的大学

    入秋的深圳依旧闷热。9月28日,气温超过30度。

    迎宾馆6号楼一套一室一厅的房间,是朱清时旅居深圳5年的“家”,整理完地上的几捆资料,将一幅“忍”字书法收进行囊,这位68岁的老人下午独自飞回合肥与家人团聚。

    5年前的9月,卸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1年的朱清时,接受深圳市政府的邀请前往创办南科大,从市长手中接过聘书时,南科大只存于图纸上。

    按照最初的设计,南科大要建成一所“国内顶尖、世界一流研究性大学”,学校要求去行政化,实现“自授学位,自发文凭”,由社会而不是教育行政领导来评价大学。

    外界普遍认为,南科大是以香港科技大学为模板。

    而朱清时自己则说,要建一所中国的加州理工大学--因为加州理工培养出了钱学森。

    经过5年的努力,“志存高远”的南科大已成功招生四年,虽与当初的构想有一定的差别,但作为改革先行的意义,无法替代。

    校长任期已满的朱清时回望这5年,他说自己是“中国妥协最多的校长”,“最严重时瘦了十多斤,还经常吃不下饭,要服下大剂量安眠药才能入睡。现在不当校长,不用太多操心,又胖回来了”。

    朱清时告诉新浪网:“南科大的工作很操心,也很繁重。很希望有年轻、精力充沛、富有改革意识、更有声望的人来担当重任”。

    南科大位于深圳南山区学苑大道1088号,3000亩的土地上只有10多栋10来层的房屋,和周边密集的高层楼盘相比,颇有些不协调。

    这所“袖珍”大学通过4年的招生,目前有学生1218人,教师150余人。

    “因为理想很高,所以妥协很多”

    与许多开放式大学校园不同,如今的南科大谢绝一般人参观,进入校园要查验证件,还要有师生接应才能进入,车辆的后备厢也必须打开接受检查。

    南科大的“门难进”,还体现在招生上。

    就读南科大,高考成绩占60%,高中平时成绩占10%,南科大复试成绩占30%。

    这个录取模式,也是2012年妥协的结果。

    这一年,南科大被批准“转正”,理想中的“自主招生、自授文凭”被改写。

    2011年,南科大在并非获批的状态下,从全国招收45名高二学生组建教改实验班,不参加高考,采用全英文教学, 物理学家授首堂课。

    质疑接踵而来。朱清时告诉新浪网:“其实外界不了解,我们当时可以让学生和老师一起做实验,比一般的讲授模式先进。深圳特区改革开放30年,有哪件事是批复了你再干的?所以深圳的精神就是敢闯。”

    一位曾参加当年招生宣讲会的记者回忆说,朱清时讲的内容虽然大同小异,但每一场都饱含感情,“他右手握拳,用力一捶,说: 我们不再等了。 ”

    正是因为充满了太多期望,南科大也引来了太多围观和争议。

    高考事件、港科大3名教授离去、局级副校长选拔、任命新党委书记,南科大的一系列风波让朱清时被外界认为不断向体制妥协。

    “如果知道出现这么多的困难,当时绝不会答应出任校长。”朱清时告诉新浪网,“因为理想很高,所以妥协很多,我成了妥协最多的校长”。

    2014年7月14日,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来到南科大。在讲话中,他提到“坚决防止传统体制的弊端在南科大这样的新创学校‘复制’,努力构建‘小行政、大教师队伍’的良性格局,在学校教学管理体制改革上为全国探新路、作示范。”

    这一举动,和5年前邀请朱清时前呼后应,可谓意味深长。

    有人认为,“这是对朱清时治校五年的肯定,也可以说是与朱清时的一次告别”。

    不能只用盼望的眼光等待未来

    2014年9月1日,是南科大迎接2014届608名新生的开学典礼,朱清时最后一次以校长身份,为学生们做了开学致辞。

    他在“卸任演讲”中说,针对我国目前教育体系存在的问题,南科大在招生方法、学制、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和探索,着力发现和培养创新型人才。

    在演讲尾声,朱清时以50年前、自己还是一名大二学生时抄录的一首诗鼓励新生:不能只用盼望的眼光等待未来。

    当地一家媒体在头版以《最后演讲》为标题报道,当天演讲结束时,他朝台下连鞠三躬,“掌声久久不断,以至于一位同事把校长扶了下去”。

    9月13日,南科大为朱清时举行欢送会,5年的建校历程,他如数家珍,娓娓道来,饱含深情。

    该校唐叔贤院士向朱清时赠送《朱清时校长南科大工作影集》,他将朱清时校长的改革理想,形容为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女神塞壬美妙的歌声,“我们一听到就无法自拔,义无反顾地投奔南科大”。

    9月24日,朱清时接受学生组织邀请在南科大做最后一次演讲,400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

    最后一讲的内容,并不陌生,朱清时曾在多个场合讲过,“如何培养创新性人才:回答钱学森之问”。他将其归纳为去行政化、书院制管理等几个要点。

    与以往不同,朱清时给学生展示了一封特别的信。1998年,他刚成为中科大校长,87岁的钱学森给他去信,鼓励他认真办学。

    看到这两页泛黄的纸,学生们掌声不断。

    接下来,朱清时说:“我们南科大要做的事就是回答钱学森之问,他知道了,他会很高兴”,语气坚定。这一次,掌声持续了8秒。

    “他走了,但是他的精神还一直留存在南科大。”一位学生说。

    “人生很脆弱,但人的伟大就在于有思想”

    新浪网:即将离开深圳,你对这个城市有什么印象?

    朱清时:和以前住过的成都、北京、青岛、大连不一样,深圳高度现代化,城市节奏很快,开放程度很高,年龄大的人不是很习惯,出门公交车、地铁虽然方便,但因为搞不清楚具体都到些什么地方,邻居之间互相也都不怎么往来。

    新浪网:在许多学生印象中,你是一个寂寞又高大的背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有人说你做事刚,但善于沟通,也有人说你因为办南科大,被磨平了。

    朱清时:对我这个年龄而言,做事方式这些已经定型了,有很多经验教训,我不太善于去表露自己,我个人也不太喜欢同别人一起吃饭、喝酒搞交情这些,这是性格方面的原因,这些年,一般的应酬我都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

    新浪网:听说5年来你曾经瘦了十来斤。

    朱清时:刚来的时候可能比现在稍胖一些,精神也都很好,但在最困难的时候体重减了4、5公斤,大概就是在2012年,现在这两个月因为马上卸任了,不再操心了,体重又上升了。

    新浪网:最困难的时候是按照相关要求45个学生需要重新高考?

    朱清时:我当时面临两难,不能表态,一边是老板上级,一边是学生。我让学生去高考等于是我们失言了,后来就是学生都抵制高考,后来港科大的教授发表公开信。

那个时候南科大内部的意见也很复杂,是最困难的时候。

    新浪网:在南科大这5年,你还遇到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困难?

    朱清时:新建一个学校,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好。包括老师过来的吃、住、其子女的就学问题,都需要考虑。没有想到后来这么困难,但是做南科大这件事很值得。几十年,很多代年轻人创新能力不足,文明就衰退了。中国文明复兴需要把教改改好,困难肯定很大。

    新浪网:很多人说你是理想主义者。

    朱清时: 我是理想主义者,会坚持自己的想法,认为是对的就会坚持,把它实现。但是想实现一些理想,就必须做出一些妥协。妥协多是因为理想高。

    9月1日我给学生演讲时,把我的座右铭送给他们--人生其实像芦苇一样,很脆弱,但人有思想,人的伟大就在于有思想。一个人的一生,不能为物质活着。

    我们把南科大能做的事都做成了,但还是有差距

    新浪网: 南科大和你理想中的大学还有多大的差距?

    朱清时: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实际上我们把能够做的事都做成了,但距离我们理想的状态还相差很远,因为我们也刚起步。一个小孩儿才五周岁,能看到他的未来吗?

    南科大筹划筹备有五周年,实际招生也只有三年,对于一个小孩来讲,离长大还很远。南科大现在还是幼儿阶段,离成年人还很远。但是我们把能做的事都做成了,目前的基因很好,对于它的成长是个很好的前提。

    新浪网:外界用“惨胜”、“遗憾”回顾你在南科大这5年,也有人说你是“中国最牛校长”。你如何看待这些?

    朱清时:这五年,媒体高度关注南科大,给南科大带来了些关注,得到了些支持,行政主管部门意识到代表了民意,同意南科大的一些改革,这是媒体的力量。

    但另一方面媒体总是关注一些表面的事情,一些简单化的、抓人眼球的事情,也带来了一些不良的影响。诸如对于南科大的一些质疑,现在南科大还年轻,不能说失败了或者成功。

    我之所以退休了还过来,是因为他们同意我来做教改,理想模式不一定要做完,应该告诉参与南科大的学生和老师,南科大有好的基因。就像人一样,基因好,成长起来就可能变成一个很优秀的人。南科大的基因很好,肯定会发展成一所很优秀的高校。

    新浪网:南科大这5年,外界各种肯定和质疑不断,你对这些评价有什么看法?

    朱清时:有一篇《争议南科大何须尽责朱清时》的评论,写得很好,那个时候南科大处于低潮的时候,社会舆论都在批评。

    刚刚成建,并不完整,招生的话是不是对学生不负责?但他们并不了解,我们南科大有底气。我们的学生到这里,都能够跟着老师做科研,他们跟着老师做科研比上一些课程要更有用处。

    我们都是要改革,并不同于常规学校。文章说南科大校长朱清时要求我们宽容改革者,这种要求多么悲凉。看到这段话时,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把文章打印出来摆在案头。

    他说,十亿人民都在旁观,都在责备。不要光去责备改革的人,改革的事情,本来就是应该年轻人来做,旁观的人不应该只在责备。这个改革很困难,好像是纤夫拉纤;又有很多人不了解情况,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便去指责。所以这篇文章看了很感动。

    新浪网:每个关注南科大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朱清时。一个叫徐晋如的学者写了一篇文章,认为你是科学家,改革家,但不是教育家,你如何看待?

    朱清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去评论。什么是教育家?一个科学家,如果按照科学创新人才培养规律来培养学生就是教育家。钱学森就是一个教育家,也是一个最好的科学家,他将教育的问题指出的十分深刻。

    他说中国的教育规模很大,投入的资金也很多,青年人的童年时代都是作为代价被牺牲了,国家付出很多,一代代青年人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创新能力却丧失了。后来他同温家宝提出了这个问题,大家才知道。

    学校的命运不能跟我连在一起,南科大要走新路

    新浪网:你已经68岁了,如果还年轻,会考虑继续当校长么?

    朱清时:从现在老师、学生的感情愿望来看,很多人希望我继续做,如果我年轻的话,会不会继续干,要取决于有没有把握和能力把它做好。

    就像第一届我来也是不想来的,来之前给市委市政府写过一封信,把我的想法同他们商量,他们都同意了,我才同意来的。如果干第二届,我也要同市委市政府沟通,一定要有成功的把握才行。

    新浪网:从接手南科大以来,这所学校就打上了你强烈的个人烙印。很多家长和学生说担心,你卸任之后,学校改革将会停滞或放缓。你有无这方面的担心?

    朱清时:一个学校的命运不能跟一个人连在一起,南科大一定要走一个新路。

    南科大今年本科实际录取新生608人,相当于该校2011-2013年三年招生人数的总和;南科有150个教授,1200个学生,大概师生比是1:8左右。这样的话,学生就都有机会同老师一起做研究。通过研究学习,是培养学生创新能力最好的办法。现在有些学生在实习,就很自豪,他们在学校这几年磨练出来的做研究的能力,明显地比其他学校的学生强,所以很多家长愿意到学生来这里。

    新浪网:你在中科大做了10年校长,在南科大做了5年,两段经历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朱清时:这两个学校正好相反,中科大是一所成熟的高校。中科大的校长只要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是想要改革,难度很大,因为人员、团队都成熟了。南科大正好相反,建一些新的模式很容易,阻力不大,但是这里没有团队,白手起家,规章制度也不健全。所以这里的困难同中科大的困难,优缺点正好相反。

    新浪网:你曾说过在南科大这5年领导班子没有健全,没有在任期内制定学校《章程》,是你最大的遗憾。造成这些遗憾的原因是什么?

    朱清时:大学章程就像立法一样,要把每一个新的东西写下来通过,需要很多人的共识。社会上很多人认为,章程只要一个人写出来就行,这是不可以的。

    需要有可行性,实践成功了就容易取得共识。但也有你认为成功了,别人不认为成功,要取得共识也很困难。

    五年时间太短。校长或校务会负责什么,什么东西是校长说了算,什么是党委说了算,哪些干部归校长管,哪些是党委管理,都是需要大家协调通过。我其实有很多成熟的想法,也在努力推进,这几年也做得不错,但把它写下来当成法律条文一样,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文/闵云霄 杨箬洵)(原标题:朱清时:当妥协最多的校长因为理想高)


相关新闻
薛其坤:“做科研不能单打独斗”2014-11-17
两院院士: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正在兴起2014-11-17
谭铁牛为国科大学子讲授计算机智能技术2014-11-17
中国科技新闻学会第十二次学术年会召开2014-11-06
第31次南极考察队出征 首次应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2014-11-06
分享到: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更多>> 
最新课程 更多>> 
通知公告 更多>> 
文件搜索 更多>> 
标  题:
文  号:
年  度:  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