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继教天地 >> 艺术欣赏
大英博物馆文物来源之争:后殖民时代,西方博物馆如何重塑合法性?
作者:林子人 信息来源:界面新闻 发布日期:2018-10-24 访问次数: 字号:[ ]

  近日,大英博物馆又因文物来源之争陷入风口浪尖。

  据英国《卫报》报道,大英博物馆于10月12日推出月度系列讲座“收藏历史”,讲述部分馆藏文物是如何进入大英博物馆的收藏的。该系列讲座免费对公众开放,由大英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亲自讲述包括来自前殖民地的若干文物,首场讲座的主题就是两件分别来自所罗门群岛和东南亚的文物。

  大英博物馆亚洲民族学与南亚收藏部门负责人Sushma Jansari表示:“(关于大英博物馆)有许多片面的历史叙述,大多关注收藏的殖民属性,所以很多人会感到非常愤怒沮丧。我们希望能够平衡一下观点。我们的很多收藏不是在殖民背景下获取的;不是每一件文物都是通过欧洲人的掠夺(looting)获得的。”

 

《女史箴图》

  这一说法不出意料地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大英博物馆是海外收藏中国近代流失文物最多的博物馆,其中国藏品包括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商周青铜器和被斯坦因掠往英国的大批敦煌文物。这批收藏的处境和状态始终牵动着中国人的神经。

  即使是在英国当地,大英博物馆的这一有着“洗白”嫌疑的声明也令部分学术界人士感到不满。今年年初,艺术史学者Alice Procter举办“令人不安的艺术导览”(Uncomfortable Art Tours),力图揭露包括大英博物馆在内的诸多英国收藏机构的殖民主义渊源。大英博物馆推出的这一系列讲座看似是在回应Procter的批评,对此,Procter在接受《卫报》采访时称,她对“收藏历史”系列讲座表示欢迎,但此类项目通常就是一种自卫机制,她强调,即使文物看似是通过公平手段获取的,也必须考虑其背后的殖民主义关系和权力不对等。

  根据早稻田大学荣誉教授出口保夫的统计,截至2005年,大英博物馆藏有689.5万件收藏品,分别归属于10个部门,其中史前和古代欧洲部门与版画和素描部门分别收藏250万件,合计500万件。光看这个数字,“不是每一件文物都是通过欧洲人的掠夺获得的”这个说法是有其合理性,因为有些部门的收藏品与原殖民地没有任何关系。然而若是我们仔细考察这座历史上最古老、最大的博物馆的历史,不难发现,现代公共博物馆的概念从诞生之初就与帝国殖民主义秩序息息相关。在后殖民时代的当下,这类西方“百科全书式”博物馆为了顺应时代需求将自身重塑为为全球所有人服务的世界性博物馆,然而在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时代,它们很难在叙述中完全回避过往的殖民史。

  殖民主义与博物馆的诞生

  博物馆(museum)的前身可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位于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名为“Mouseion”或“Musaeum”的文化机构。根据考证,托勒密一世或其儿子托勒密二世创办了这一包括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在内的机构。“Mouseion”的字面意思是“缪斯的宝座”,是一个为音乐、诗歌、哲学等诸多学科的艺术家、思想家及学者提供学习和交流机会的场所。

  到了近代早期,“博物馆”指的是君主、贵族和教会所有的“珍宝柜”(curiosity cabinet)——这些私人收藏不对外开放,只是作为所有者的财富和学识证明。1743年,酷爱艺术的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是史上第一个将私人收藏献给国家的家族,他们的部分收藏画作早在1582年就在佛罗伦萨乌菲齐宫对外展示(乌菲齐美术馆现为全球最有名的艺术博物馆之一)。

  从17世纪开始,公众开始有了欣赏艺术作品的强烈需求,公共博物馆的概念开始酝酿。18世纪下半叶,全球两座最古老、最大的博物馆应运而生:一座是创立于1759年的大英博物馆,一座是创立于1793年的卢浮宫博物馆,后者在法国大革命之后根据国民议会的法令由皇宫转变为博物馆,公开展示从神职人员和贵族那里充公的珍贵财物。

  和大英博物馆相比,卢浮宫或许是个更加明显体现博物馆殖民主义逻辑的例子。在卢浮宫成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拿破仑一直通过军事征服为卢浮宫攫取、填充了大量艺术珍品,其艺术品掠夺的规模堪称现代史之最。这位矮个子的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心怀创立“全球博物馆”的理想,将自己视作被压迫文明的解放者,希望从全球各地收集艺术珍品,并向所有人集中展示。在当时的法国人看来,法国人高超的艺术品位让他们成为掠夺艺术品的最佳欣赏和保护者。

  说回到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一样,它同样是一座大多数收藏品来自海外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20世纪捷克最有影响力的作家卡雷尔•恰佩克曾在《英国行旅记》中如此写道:

  “英国因为是个不太有创造力的国家,所以努力从外国收集宝物。从雅典卫城拿来壁面雕刻,从埃及拿来斑岩、花岗岩的巨人像,从亚述拿来浅浮雕,从尤卡坦半岛拿来多节黏土烧的像,从日本拿来微笑佛像、木雕与漆器,以及从各大陆、各殖民地拿来种种艺术品、铁制细工品、纺织品、玻璃制品、花瓶、鼻烟盒、书籍、雕像、绘画、珐琅细工、镶嵌贵金属的书桌、撒拉逊人的剑以及其他种种珍宝,大概全世界稍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拿到英国来。”

  大英博物馆的实际创立者汉斯•斯隆(Hans Sloane)是位在民间开业的医生,通过为包括安妮女王(1665-1714)在内的贵族看病积累了大量财富。他曾于1687年以侍医身份跟随牙买加总督阿尔比马尔公爵前往西印度群岛,广泛调研了西印度群岛的几个岛屿的动植物与矿物,并带回了大量标本。斯隆的收藏活动持续了一生,他在晚年立下遗嘱,要求死后将自己所有的遗产捐献给国家,不过希望国家能够给予他的两个女儿每人一万英镑。

  1753年1月10日,斯隆逝世。根据其遗嘱执行人的统计,斯隆的收藏品包括3516册手抄本、4万册书籍、3.2万枚勋章与硬币、12506件植物标本、5843件贝壳、756件解剖组织标本等。当年3月,英国议会同意支付2万英镑来接收斯隆在遗书中交代的收藏品。6月,议会向国王乔治二世提出设立大英博物馆的法案,获得批准。6年后,大英博物馆在位于伦敦大罗素街南面的前蒙塔古宅邸正式落成开放。

  直到20世纪初,大英博物馆都因帝国扩张带来的收藏品捐赠与收购而不断扩充其藏品规模。其中最受人瞩目、评价最高的收藏品应该是恰佩尔所说的雅典卫城壁面雕刻,即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雕刻群。1816年,英国以国家经费向埃尔金伯爵购买了这项伟大的世界遗产。埃尔金伯爵于1799年赴君士坦丁堡任驻土耳其大使,当时希腊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之下。1801年,酷爱文物的埃尔金伯爵获得土耳其政府的许可,雇佣工匠从雅典帕台农神庙上拆下这批雕刻,历经波折终于在1811年运回英国。

《大英博物馆的故事(精装本)》

【日】出口保夫著 吕理州译

2018年8月 启真馆/浙江大学出版社

  罗格斯大学历史学教授James Delbourgo在《收藏世界:汉斯•斯隆与大英博物馆的起源》(Collecting the World: Hans Sloane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Museum)一书中指出,公共博物馆的概念就是一个“帝国主义启蒙运动的产物”,“只有一个位居帝国中心的收藏者才能够为了分辨物品而将如此多的物品收集起来,这是一项志在为整个世界分类的惊人之举。”

  Delbourgo认为,随着时间流逝,“帝国竞争和伪科学种族主义”促使博物馆重新定位自己,其叙述开始强调“文明的进步”。时至今日,大英博物馆依然保留着维多利亚时期的时代遗产——在一座巨大的希腊式建筑里收藏着全球珍宝,仿佛英国是希腊和罗马人的合法后裔。对于维多利亚时代的人来说或许的确如此,因为在他们看来,那才代表着“文明世界文化和审美成就的巅峰”。

Collecting the World: Hans Sloane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Museum

James Delbourgo

Belknap Press (July 31, 2017)

12 > >>

相关新闻
潘建伟院士:科学不应被当做功利性的谋生手段2018-10-23
中国近现代科技史研究严重缺位?学界回应杨振宁2018-10-23
填补空白!最大规模中国人基因组学大数据成果发布2018-10-22
转基因科普,终于有一场有血有肉,有理有据的演讲了2018-10-16
她本该去追逐诺奖 却在两弹元勋的光芒下匿了一辈子2018-10-16
摩纳哥格里马尔迪王朝展2018-10-11
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在北京开幕 王沪宁致辞2018-09-28
分享到: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更多>> 
最新课程 更多>> 
通知公告 更多>> 
文件搜索 更多>> 
标  题:
文  号:
年  度:  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